云诺夕表示很无语,顾萧祎也是汗流浃背了。
  各自回到家之后顾萧祎就开始吐槽了,告状说他哥骂她的事,怕她不听,还跟着到她房间来继续骂骂咧咧。
  云诺夕笑了笑,对于顾清川的敌意刚开始还是在意的,久了之后感觉他似乎也只是对他不满罢了,并没有做出什么对她不好的事情。
  也就是发牢骚不想让她靠近顾萧祎,所以在顾萧祎那边说她坏话。
  说实话,有钱人有这种“他们都是为了攀附才如此”的心理,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尤其是出现在顾萧祎这不认真思考的话就心思简单妹妹,之前就是渴望友情,然后挨大骗特骗了。
  她也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自己家人也挨骗的话,她肯定也不喜欢挨骗过的家人再次在这上面掺一脚。
  今天在家休息一天,明天就坐飞机回家,这件事吕家也是知道的,在晚上的时候,大家顺着云诺夕的爱好买了不少吃的东西,希望云诺夕都带回家去吃。
  晚饭过后,云诺夕看着自家二哥贡献出自己的行李箱,在她的房间里把零食往行李箱里边塞,然后嘴巴嘟嘟囔囔地说着为什么行李箱这么小,莫名感觉有点好笑。
  原来被宠爱的感觉是这样的,感觉心里暖暖的。
  吕炎霄还在塞东西,云乐平小朋友抱着自己喜欢的玩偶,一步一步慢慢地走过来,拿来给吕炎霄:“哥哥,放这个。”
  吕炎霄看到云乐平给他的玩偶,推了推:“去去去一边去,别来捣乱,行李箱不够大放不下了。”
  云乐平看到吕炎霄不要他的玩偶,伤心地撅起了嘴,跑到云诺夕身边,把玩偶塞到云诺夕手上:“姐姐,带回家。”
  说完之后,似乎也担心云诺夕会拒绝,一双大眼睛都浸满了泪水,就差流出来了。
  云诺夕也不太想带云乐平的玩偶回家,他塞过来的这个玩偶是云乐平最喜欢的,听说有一次吕炎霄把云乐平的这个玩偶偷回房间当枕头用,云乐平哭了好久,而且冷落了吕炎霄一个月,很记仇。
  再加上云诺夕自己也有玩偶要带回家,她最喜欢的蛋仔玩偶——汤圆圆圆子。
  所以,她还是要拒绝带云乐平的玩偶回家的。
  “你自己留着吧,我也要带我的伙伴回家,没有位置放你的伙伴了哦。”云诺夕耐心地和云乐平说道,怕他以为她是嫌弃他的玩偶,还说道,“等我回来的时候你让它在我这住两天就好啦,你先和它一起玩吧。”
  “好。”云乐平收回眼泪,把云诺夕塞回到他怀里的玩偶抱紧,然后又跑出房间去了,也不知道等一下是要去拿什么东西回来。
  大哥吕炎澜在云乐平跑到门口的时候过来,云乐平不小心撞到了吕炎澜,差点摔倒,被吕炎澜扶稳站好,没有哭,然后急匆匆跑走了。
  还来不及训斥云乐平走路不好好看路的吕炎澜,看着云乐平平安地屁颠屁颠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无奈地摇了摇头。
  然后又看到蹲在地上死命塞东西的吕炎霄,有点无语,走近踢了一下他的屁股,和云诺夕说道:“诺夕,你和我来一下。”
  被踢了屁股的吕炎霄抬头看到是自己的的大哥,怂怂地挪了一下位置,继续往行李箱里塞零食。
  云诺夕跟着吕炎澜去到书房,就看到书房的小沙发上一个女孩子拘谨地坐着,双眼紧盯着自己的鞋,不敢乱看。
  听到书房外有脚步声传来,她忍不住抬起头看了眼是谁来了,看到吕炎澜还有些害怕,等身后矮小得被挡住的云诺夕出现的时候,小女孩高兴地站了起来。
  “姐姐!”小女孩开心地喊道。
  刚开始云诺夕对眼前这皮肤有些黝黑,穿着有些土气的小女孩还很好奇,听到对方喊她姐姐,突然想起来眼前的小女孩是谁了。
  这不是之前她被拐卖去的杨家村杨树(小女孩的大哥,奔三了还单身,女主被拐卖要嫁的对象)家里的小妹妹吗(141章)?
  之前因为在杨家村知道杨婶家很穷,小妹妹读不了书,但是她感觉小妹妹挺聪明的,起了资助她读书的心理,算是养成吧。
  她答应让小女孩来城市上学的,不过玩的太嗨了,而且过去有点久,差点就忘了。
  不过当看到人的时候,还是能想起自己被拐卖的那段时间,毕竟是第一次被拐卖,还是印象深刻的。
  也幸好遇到了好人家,还有身上的定位器,要不然她都出不了杨家村,而且说不定还会被砍断手脚,被留在那一辈子。
  想想就有些可怕,毕竟人心不可试探,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佛压着恶,若是把佛推倒了,内心的恶就会跑出来。
  所以遇到危险的时候,保持冷静,根据情况随机应变分析逃跑计划是有好处的,有时候迎合对方比激烈的反抗要好很多。
  但是大多数人遇到危险都是很慌乱的,也是害怕对方伤害自己而激烈反抗,于此也可能会伤害到自己。
  也不妨犯罪的人是个神经病,做了最坏的打算而犯罪,心中的佛被推倒而释放出恶的人,亦或者是本来就恶的人。
  只能说云诺夕真的太幸运了,遇到的只是朴实憨厚的人,花掉家里的钱买了儿媳妇,儿媳妇被家人找回来之后,也是愿意接受对方的钱财而放人,关键是会还吃好喝照顾买来的人。
  挺好的。
  小妹妹跑上前,想要抱住云诺夕,但是看到云诺夕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再加上这里是大别墅的原因,没敢抱住,怕弄脏云诺夕的衣服。
  云诺夕看她站在自己面前犹豫的样子,伸手搂住小妹妹,笑着说:“好久不见,感觉你长得比以前壮了点。”
  “嗯嗯,自从姐姐走之后家里有钱啦,阿妈天天买好吃的给家里人补身体呢。”小妹妹兴奋地说道。
  云诺夕摸了摸小妹妹的头,看向已经坐下的大哥,疑惑:“哥,你什么时候把她带上来的?”
  “昨天,回来的时候太晚了,带她去住了酒店,今天才带过来。”吕炎澜说道,“学校的话已经安排好了,不过需要杨茜先学习认字之类的,要先习惯这边的生活,若不然容易被校园暴力。”
  “哦,那新年怎么办?也留在这吗?”云诺夕问道。
  春节是家人团聚的日子,总不能让杨茜为了学习留在家里吧?
  “这和她妈妈说过了,杨茜就留在我们家过年了,等年后,也要带她弟弟上来一起读书。”吕炎霄解释道。
  哦,重男轻女,所以女孩子回不回去都无所谓,而且留在有钱人家里,处好感情,也挺好的,没有坏处。
  吕炎霄和云诺夕虽然不是亲兄妹,但是有时候心里的想法简直可以说是心有灵犀。
  原本打算买个小房子让杨茜姐弟两住,招个保姆照顾就好了,但是两个小孩子太小,还是农村人,怕找来保姆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所以还是和父母协商,把人带了回来。
  若是心怀不轨,就把人送回小山村里,若是心思纯净,留着也没什么,平时还可以和家里的小孩子玩。
  家里的孩子简直断层的年龄,有时候他们三个大孩子也不知道那三个小屁孩想干什么,所以小孩还是交给小孩照顾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