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祥承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自己贷款三十年的家。今天又是四处奔波的一天,自己刚被优化掉,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新工作。。。
  打开房门,随意的将皮鞋脱在门口,然后一股脑的将自己窝在沙发里,身体的疲倦已经让他没有动弹的欲望了。
  打开抖音,自己关注的短视频中有一条最近很火的海鱼咬人的up主更新了。
  更新内容为:“之前报道过的海鱼咬人后续”被海鱼咬过的人,身上长出鳞片,和鱼鳃。逐渐鱼化,整体过程不可逆。患者的生理特征和生活习惯也越来越鱼性化。
  最近住在海边的不少人发现了又有不少大型变异海鲜上岸袭击人类的事件发生。这类事件在日本福岛核电站泄露后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了。下面我们来看网友上传的视频。
  “视频中不少奇形怪状长相猎奇的海鲜依靠着不同方式上了岸,捕食着所有能看到的人和动物,体型有大有小。视频中最小变异海鲜产品的都有家猫那么大,此时正值暑假旅游旺季,往日里沙滩上海水浴场中早已下饺子般挤满了大人小孩,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
  幸好是前几天的鱼咬人事件还在发酵,游客明显少了很多,只剩下三三两两的不怕死和知情的游客,甚至还有不少直播职业者为了走红不惜以身犯险。这会他们真的出名了,至少这一阵没人比他们更有名了,鲜血残值很快便染红了一片海水,引来了更多的变异海鲜的争抢。
  视频的后半段是漫天的火光和警报声、哭喊声、求救声,还有咀嚼声~手机主人快速奔跑带来的画面晃动让视频根本没法看下去~”孙祥承想看评论区时,发现这条视频已经被下架了。。。也没多想直接又划到了下一条~
  “专家呼吁百姓不要慌张,更不要囤积食盐。这只是大型海洋生物返祖现象,水生动物,返回陆地生活并不是个例。这些都是可食用的新鲜食材。你们看,这个长满眼睛的章鱼触手就补的很,很适合家中高考和中考的孩子吃了补眼提神”
  正说着专家面前盘中的一条刚切下来的新鲜触手,一个弹射就窜入了还在滔滔不绝大放厥词的专家口中。
  “导播,快掐断信号,不要播”正说着盘子上的其他触手也纷纷朝附近的人弹去。一时间直播间内咒骂声~尖叫声~东西摔砸的声音此起彼伏。最后一个镜头是被触手钻进口中的专家,站起身来冲着镜头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从耳中口中钻出来了新的触手,接着屏幕一黑,失去了信号.
  “操,做的也太假啦吧,现在这些短视频为了流量也太拼了。太恶心了!再看看别的吧,
  网传日本地下存了纯净水
  网传日本动用750亿日元宣传排放的核废水无害,可正常饮用。
  网传东京地下水已受到污染,东京政府呼吁民众节约用水
  网传福岛多地出现极巨化的变异生物影响,日本政府辟谣为网民ai制作的短视频。
  哎,怎么都是日本排放核废水的破事,国家都管不了,与我何干,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我还是先看大长腿缓缓吧~”孙祥承熟练的刷起了丝袜美腿,自古情深留不住,只有大腿得人心啊,白,太白了。,发现了一个cos像赵灵儿的清纯妹子,长得很像刘亦菲版本的赵灵儿正穿着古装,跳着攒劲的钢管舞。
  真是有辱斯文,唉,那可是自己的白月光啊,好好的灵儿妹子也屈服在了金钱的淫威之下。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啊。孙祥承虽然,嘴上嫌弃,但并没有划走直播间,还在津津有味的看着。要是我能去仙剑世界,娶了灵儿和月如,我肯定玩的更花!啧啧、
  要知道自己可是一个资深仙剑迷了,仙一、仙2、仙三,仙三外传,仙4都玩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哼,就是仙剑二太拉胯了,不争气啊。。仙剑5更是离谱,自己最喜欢的李逍遥被编剧改什么了什么鬼样!
  在这几代的仙剑中,自己最喜欢的就是仙剑1了,那是自己最先接触的pc游戏,梦的开始~~~
  孙祥承的思绪不知道飘回了小的时候,当时自己在玩的时候就觉得李逍遥一定和策划有仇。
  毕竟男主角李逍遥实在太惨了,在最春风得意,意气飞扬的年龄,妻子赵灵儿为了世人抛下了自己和刚出生的女儿,选择与拜月水魔兽同归于尽。
  另一位比武招亲赢来的媳妇林月如,也在锁妖塔里天灵破碎,香消玉殒。后经圣姑用傀儡虫救活,也只是在活人与死人之间。魔族神器九转还魂珠也只不过让她多活了几年,30几岁的年纪就撒手人寰,未曾留下子嗣。
  辛苦拉扯大的女儿李忆如为爱私奔,不仅丈夫早衰而亡。因为女娲血脉原因,生完女儿后选择了将自己的灵力全给了孩子。不久后也香消玉殒!
  童年丧双亲,青年丧妻,中年丧妻女,道号一贫!还没到晚年就已经惨的没有人样了。
  狗币策划在不做人这一块是真的不做人,听说制作小组解散了,游戏出到七代就无了。
  好死!开瓶可乐庆祝下。。
  想到自己年少玩到这里的时候还被骗了好多眼泪,就有些感慨。
  孙祥承又打开微博搜了一下仙剑单机团队的消息
  #仙剑单机制作组 解散#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狗币制作组还我赵灵儿#
  #香消玉殒赵灵儿,世间再无李逍遥#
  一大串的词条映入眼底,微博上一群三十多岁的老男人都在给仙剑制作组上香。
  “呜呜呜,这可是我的童年啊”
  “唉,我还记仙剑3和3外迷宫,简直是我的噩梦,但是仙剑三真的超级棒,就这样没了啊”
  “版权给了中手游。。制作的都什么b玩意,那画面那玩法连dos版的古老版都比不过,更别说新仙剑了!毁童年啊”
  “就知道收割情怀,坑人也毫无诚意!”
  “散了吧,散了吧,老单机粉根本没人在意,他们只想着怎么用最小的代价坑钱”
  孙祥承翻着翻着竟有些感慨起来,这些评论逐渐的勾起了自己的回忆
  只是,再也回不去了。
  想到刚失业那几天自己还下载仙剑奇侠传一逆天而行,有着赵灵儿和林月如都存活的完美结局,听说这个民间小组纯纯为爱发电,为了满足自己玩仙剑奇侠传一的遗憾与不平而共同制作完成的,自己作为资深仙剑迷肯定要试试。
  打开了自己在工地上看cAd而专门买的电脑,自从被优化掉之后就很少再开过机~
  先打开游戏自带的修改器,据说可以直接修改游戏代码,为所欲为。
  自己可要好好爽一爽,毕竟自己也没有那么多的美国时间慢慢肝了~~
  听着那熟悉的开场音乐,看着那熟悉的宝剑、葫芦、竹简。孙祥承不由激动地鼻头一酸,眼眶微红点开了新的故事~~
  疲惫的身体有些支撑不住,他的眼皮慢慢的合了起来,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开始的地方是余杭镇,挥舞着铁锅的李大娘怒骂道:“李逍遥,你不去干活还在偷懒!!!!!”
  孙祥承用手打开李大娘的铁锅说道:“别闹,明天不上班,再让我睡会儿。”
  “你在说什么鬼话,就喜欢偷懒,和你那死鬼老爹一个样子。”李大娘对着熟睡的孙祥承骂道:“我让你偷懒,让你做白日梦。”然后狠狠的敲在了他的头上。
  当,哎呀,好痛,孙祥承捂着脑袋,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一间普通的卧室,说不上家徒四壁,却也有些简陋,甚至连电灯都没有!什么鬼,居然用的是油灯!山区也通电了呀?!!
  眼前举着锅训斥自己的中年悍妇,唤醒了脑中出关于妇人的记忆,这是从小将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婶婶,自己则成了余杭镇盛渔村一家小客栈的店小二,李逍遥!!!
  现在突然来到了自己儿时梦开始的地方,真是奇妙啊,就是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去,自己并不是某点孤儿院中的一员,父母还健在呐!~
  在孙祥承回忆思考时,李大娘一手掐着腰接着教训道:“又在做白日梦了!你也老大不小了,整天疯疯癫癫地,也不学学做正经事!以后怎么娶老婆,怎么给李家传宗接代,延续香火!!!”
  孙祥承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只手揉着脑袋,按照李逍遥的口吻回道:“婶婶,你要每次叫人起床都拿锅呀、铲呀,乱敲一通的,会吓人人呐!咱们这木床又不牢靠,万一我给摔死了,咱们李家就绝后啦!”
  李大娘马上怼道:“不这样叫的醒你吗?好歹你也跟林师傅学过几个月的木工,床牢不牢的自己修修不就好了?整天就会学你爹舞刀弄剑,没个定性,有哪家姑娘愿意嫁给你?”
  孙祥承捂着耳朵说道:“别念啦、别念啦。婶婶我这就起来帮忙行了吧?”
  李大娘闻言暗喜道:“咦?你这小子今天转性了啊?往日不都得将你好一顿敲打才知道出来帮忙?”
  孙祥承摸着脑袋说道:“我昨晚做了个梦,梦里发生了很多事,让我感受深刻,悔不当初。所以我决定从今天起要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李大娘喜滋滋的说道:“那感情好,赶紧出来帮忙吧,光说不练假把式!”
  孙祥承开口问道:“一大早就有客人上门啦?”
  李大娘听李逍遥问就转身说道:是呀!赶紧把上房收拾干净,我先去招呼客人。
  “呵呵!咱们客栈就这么两间破房间,哪来的上房?”孙祥承不屑的说
  “别耍嘴皮子了叫你去你就去。”李大娘急匆匆的转身边走边说。
  李大娘走出去后,孙祥承才有时间思考自己穿越到李逍遥身上的事情。
  我穿到了李逍遥身上应该和正在玩的改版游戏有关吧?
  不过我的灵魂和李逍遥的身体融合的意外完美啊,圆润如意、如臂使指,就像是自己的身体一摸一样。
  在卧室中的水盆倒影里,孙祥承看到了李逍遥帅的一塌糊涂的白皙俊脸,比社畜的自己帅太多了,难怪李逍遥那么招女孩子喜欢。林月如被李逍遥打败后,义无反顾的私奔也不是没有缘由的。换个丑货你看看她还愿意不?
  遇见李逍遥的女孩一个个的如飞蛾扑火般奋不顾身,要不是李逍遥克制,早就打下了大大的后宫,长得帅,说话好听,人又机敏会来事、武学天赋还高的惊人,本钱实在太雄厚了。。
  唉,李逍遥是真的惨,好好的天命主角却被编剧强行悲催一生,就因为吃沾血馒头!幼年父母双亡,靠着婶婶养大,青年丧妻,中年再丧妻加丧女,白发人送黑发人。道号一贫,好一个一贫!!!
  既然我变成了李逍遥,那就一定不会让你们变成原版中那种悲惨的命运的,什么女娲诅咒,我一定要打破它,有了这个机会,就是要逆!天!改!命!
  我的灵儿,我的月如,童年的梦要成真了啊。
  风灵月影?深蓝?系统!给我出来!孙祥承按照小说中的套路在脑海中挨个喊了一遍,果然脑海中出现了穿越必配的系统面板,当中最醒目的是加粗加大加闪光的系统留言。
  “嚯~~~好家伙,密密麻麻的这么多字,是系统使用说明书吗?”
  没等孙祥承细细研究,就听到外面李大娘大声吼道:‘’李!逍!遥!还窝在房里干啥?快来帮忙招呼客人!
  孙祥承无奈只得回道:“我马上过去”。
  (此后主角的名字在剧情里尽量少出现,避免破坏代入感。)
  按照游戏中的位置快速找到屋里的木鞋皮帽,自动收进了系统的物品栏。印证了心中的猜测,这回稳了。(游戏里那些物资装备放到真实世界得用多大的包裹装啊,背着大包袱战斗想想就很有喜感)
  走出卧室,便看到了李大娘正在招呼客人,李大娘不满的回头喝问李逍遥:“搞什么,慢吞吞的,不知道赶紧过来帮忙啊!不是告诉你有客人来了吗!”
  不待李逍遥回答,李大娘快速转过脸去满脸堆笑的对着三位苗疆打扮人说:“各位客官儿,里边请。转过身对李逍遥说:“逍遥!帮我招呼客官们歇歇脚,我到厨房准备酒菜。。。”
  一身黑衣打扮的齐肩长发茂密黑须的苗人头领对李逍遥说:“小二!这间客栈我们包下了,除了老板和伙计,其他不相干的人全给我请出去!”
  “小店今天今天没别的客人!各位客官…啊不!请问各位爷还有啥吩咐的?”李逍遥谄媚回道。虽然很想一剑把这三个苗人轰杀成渣,但是奈何现在实力不济只得强颜欢笑。
  “以后没有我们的吩咐,不许闲杂人等上楼来,知道了吗?”苗人头领黑胖子对李逍遥吩咐道。
  李逍遥继续露出谄媚的笑容回道:“是…这容易,小的一定照办!一定让各位贵客满意~~~”
  苗人头领满意的的说道:“很好!这些银子你拿去,往后这几天只要你乖乖听我们的话办事,赏银不会少你的。”说完和小弟走进各自的房间(获得500文钱)
  李逍遥接过赏钱笑开了花:“是~谢大爷的赏…小店一定让您宾至如归!”
  李逍遥趁着这个空闲时间在客栈一阵搜刮,获得文钱若干,茶叶蛋一个,木剑一把,水果两份,雄黄酒一瓶,烧肉,盐巴,糯米糕。然后被门口的婶婶抓包了,让李逍遥赶走门口的臭要饭的,免得妨碍做生意。
  李逍遥来到门口,便看到酒瘾上头瘫坐在地上师父酒剑仙司徒钟,此刻穿着一身青灰色的道袍,倒也干净。正在那不停的说着:“酒…求求你…一口就好,我不是要钱,我只想掏些酒喝,小兄弟~拜托一下嘛…给我一点酒吧!”这副可怜样实属被酒精拿捏了。
  联想到未来的李逍遥也活成了这种离不开酒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更加坚定了孙祥承要逆天改命的决心!
  李逍遥心道:“虽然现在就想抱上师父的大腿,直接秒杀这几个黑苗。但是我又不会御剑术,说出来怕师父也不信啊,还是按照原剧情来吧,徐徐图之”
  快步走过去说:“道长,我们家的酒都是掺水的,口感太差,你等我给那几个客人送完酒菜出去给你买好酒。”说完不等酒剑仙开口回话,便直奔厨房,不等李大娘吩咐就将桌上的酒菜端到了二楼两个苗人喽啰的房间内。
  李逍遥将苗人嫌弃的桂花酿便快步来到了楼下,便听见婶婶在厨房喊他过去帮忙。
  几步来到厨房,李大娘边切菜边说道:“你要是有空的话,就到菜市场帮我买几斤新鲜的虾回来,要是市场买不到,就向打渔的船家们问问看。你快去快回,我还要用呢”(得到50文钱)
  李逍遥快步来到酒剑仙身边说道:“道长你且稍等,我去买好酒,去去就来。”说罢,快步走出客栈。
  酒剑仙看着李逍遥走出客栈,感慨的说:“你这孩子还真是实诚…”
  走出客栈后孙祥承看到周围的事物是那么的鲜活有趣,自己一个城市里刚毕业的大学生,东瞅瞅西瞧瞧,怎么都看不够。自己身在的可不是横店那种影视城,这可是一个活生生的唐代小镇,要是历史学家来了,怕是能高兴的脑溢血~~~
  空气真是清新,微风吹拂脸庞,明媚的阳光撒在身上真是舒服极了~
  边走边看边搜刮,无视了周围人异样的眼神和窃窃私语,李逍遥在村子里搜到了酒,行军丹,龙涎草等物品。有人的屋内,李逍遥便没有进去,担心影响不好。
  在村中遇到了额前留着搓头发小光头的虎头虎脑王小虎。
  王小虎元气满满的喊了一声:“逍遥哥哥~”
  李逍遥意味深长的对小虎子说:“小虎子,很有精神嘛~以后好好学武,善待身边的人,无论她是人是妖!特别是将身子给了你的人,你要对人家负责啊!”
  王小虎满脸的?!?!:“啥?”
  李逍遥没管王小虎一脸迷茫,接着说道:“还有,切记小心千叶见到叫千叶的人他说啥你都别信~”
  王小虎摸不着头脑,应付着回道:“额,哦。”(逍遥哥哥今天怎么了,被什么脏东西上身了?)
  快到菜市场时碰到了秀兰,李逍遥一本正经的说道:“秀兰妹子,布鞋别给我了给真心待你的人,我看张四就挺不错的。”
  面容清秀身姿姣好的秀兰又羞又恼:“”…逍遥哥哥胡说什么呢,讨厌…不理你了啦!”
  来到了菜市场,李逍遥直奔卖酒的商贩,要了几坛最好的酒。然后快速跑回客栈,不然一会就要触发婶婶病倒的剧情了。
  还好出门没碰到香兰报信,风一样的男人李逍遥回到客栈,掏出了自家的掺水桂花酿和那几坛酒送给了师父酒剑仙:“道长,你尝尝就知道我没骗你了,这酒你留着以后慢慢喝,知道您老人家酒瘾大”
  酒瘾上头的酒剑仙司徒钟也顾不了这么许多了,仰起头便将那瓶桂花酿吨吨吨一饮而尽:“啊…噗~好难喝的酒!”说着便将口中的酒喷出大半
  “嘿嘿,所以我专门去给您买了这里能买到的最好的酒,您快尝尝。”李逍遥一脸殷切与期待,回想着游戏里的剧情,酒剑仙对李逍遥真是没得说,仅仅是一瓶掺水了酒,就对李逍遥倾囊相授,进锁妖塔前更是给出了他能给的所有帮助。李逍遥却无以为报,所以就想着趁机多孝敬一二。
  酒剑仙将其中一坛酒打开闻了闻便说道:“好小子~这酒不错,比刚才的那壶掺了水的桂花酿强多了”便仰头吨吨吨的灌了下去,顿时神清气爽,满血复活。
  “嗝”酒剑仙喝完酒之后不复之前的昏沉模样,反而愈发清醒,他看着李逍遥道:“你这无事献殷勤有何目的啊?”
  李逍遥心道剧情来了。便跪下说道“小子李逍遥想闯荡江湖已久,见前辈一副仙风道骨,便知前辈是高人,恳求前辈能传我一招半式,小子感激不尽。
  酒剑仙闻言一愣,心道“这小子果然和他爹一般机灵圆滑。”
  清了清嗓子说道:“你不是很想学剑吗?看在酒的份上,贫道可以破例指点你几招。”
  李逍遥早就等着这句话呢,赶紧喜滋滋的说道:“谢谢师父传授剑法,不过今晚我有事要去仙灵岛求药。不能让师傅在山神庙您白等我一晚,咱们明晚三更十里坡山神庙不见不散!”
  酒剑仙被整得不会了,半晌才说道:“……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今晚山神庙的?”
  “哈哈,因为这附近也就十里坡那个空闲地方还大些~~。”李逍遥打着哈哈企图蒙混过关
  酒剑仙还想开口说话时,只见一位妙龄蓝衣少女满脸焦急的从李大娘房间里跑了出来。
  “好,那就明天三更十里坡山神庙不见不散!”酒剑仙说完一溜烟的就不见了。
  蓝衣少女看见了门口的李逍遥,满脸焦急:不好了!不好了!李家哥哥…李…李大娘…她.昏倒了~~
  李逍遥焦急的说道:“什么,婶婶怎么会无故晕倒、!”说完就快步来到婶婶的房间,房间内,婶婶正躺在床上,村里的洪大夫和王小虎正帮忙照看着。”
  看到李逍遥进来,洪大夫劈头盖脸的训斥:“你跑哪去了?你婶婶病倒了你知不知道!”
  李逍遥急切的问到:“刚才婶婶让我去买鱼虾啦,我婶婶才四十多岁,怎么会突然病倒呢?我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李逍遥知道婶婶病倒是因为苗疆的黑胖子下的蛊。但真实的世界毕竟不是游戏,不能太突兀太反常了)
  洪大夫语气低沉的说道:“你婶婶的病已经拖很久了,只是她一直瞒着你。”
  “那…严不严重?求求你,洪大夫,花多少钱都没关系,请你一定要治好她…”李逍遥神情恳切焦急地说道
  洪大夫叹了一口气:“哎~久病未医,加上操劳过度…恐怕…是没指望了.”
  李逍遥却有些无奈的心道,这明明是那黑胖子苗人下的蛊,这洪大夫的水平可真不怎么样
  面上却大惊失色的说道:“不会的,求求你!大夫你一定要救救我婶婶!”
  洪大夫:“我开副药试试,但也只能略尽人事,你等会儿到我的药铺来抓药吧…”
  说完洪大夫就走了。
  李逍遥决然的说道:“不行,既然洪大夫的药不管用,我得马上去仙灵岛拿紫金丹!”
  旁边王小虎听着一愣:“逍遥哥哥你也知道仙灵岛?”
  李逍遥理直气壮的回道:“你都知道,我当然也能知道啊,小虎子,谢谢你请来了洪大夫。我先去仙灵岛了,你先帮我照看着婶婶,回来后我请你吃好吃的。”
  王小虎不好意思的说道:“好的,逍遥哥哥,李大婶平时对我也很好。照顾婶婶应该的,别这么客气啦。”
  李逍遥和小虎子道别后快步朝客栈外走去,被从客栈门口慢慢走进来的苗人头领黑胖子堵了个正着。
  苗人头领假仁假义的说道:“呵呵~你们汉人的书上有句话: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可真是至理名言哪~”
  李逍遥心道:屮,都是你这个该死的黑胖子搞的鬼,现在我打不过你,忍了,先装一下,等我学会了御剑术,嘿嘿嘿。
  “我……我绝不会让我婶婶死掉!为了婶婶,就算刀山火海我也要把药求来!”李逍遥影帝附身,眼眶通红,充满感情的对着苗人黑胖子说道
  黑胖子听到这小子很上道,哈哈大笑:“难得你有这份孝心,大慈大悲的菩萨一定也会被你感动的……”
  李逍遥疑惑道:菩萨?
  黑胖子没过脑子直接说道:“你不是想上仙灵岛求仙药吗?但没有仙缘的人,是无法通过岛上的仙法禁制的。”
  李逍遥内心吐槽“你是怎么知道我要去仙灵岛的,知道是你捣的鬼,你就不能掩饰一下,虽然很想说,但又打不过”
  虽然内心马麦批但李逍遥仍装出笑容说道:“小虎子曾求得灵药想必具有仙缘。那我必然也不差与他”
  黑胖子摇头叹息道:“哎~他福缘浅薄,能见到菩萨一面已属难得,遑论再求灵药?”
  李逍遥配合的接着演,满脸焦急问道:那现在可如何是好?
  黑胖子看到李逍遥着急的样子,露出满意的微笑说道:“仙灵岛中央有座水月宫,此处有一伙精于炼丹的仙姑居于宫内,她们为防外人侵扰,在宫外以仙法设下了一个迷阵…凡人若无邪法妖术,并不会被其中的机关所伤,但是若无法破去阵眼,任你花上一辈子也找不到水月宫所在。”
  李逍遥满脸恭敬与谄媚:“还请大爷指点迷津。小子感激涕零,大恩大德没齿难忘,逍遥愿拜大爷为义父!为您是送终!”
  黑胖子看李逍遥如此知情识趣,既然还要拜自己为义父,大为惊讶,心道这汉人的感情也是如此炽热直白吗?这小子如此上道,走的时候便不赏他金蚕蛊了。
  摆了摆手说道“拜为义父之事使不得,使不得,你我萍水相逢便是缘分。毋需如此。
  我接着说这破阵之事,阵中有六具阿修罗神像,你用这破天锤将这些石像逐一敲碎后,通路自然就会出现。”
  李逍遥继续演面露疑惑:“恩公,你怎会知道这么多?”
  黑胖子闻言面露不满:“我是看你一片孝心,才泄露天机,你切勿自失良机,对了…我这里有一颗丹药服下它,可以保你不受仙灵岛上的瘴气所侵…”
  李逍遥配合的疑问道:“瘴气?那岛上的仙女怎么办?”
  黑胖子不难烦的说道:“就你话多,你不想救你婶婶了?照我说的话做便是!”
  李逍遥便不再多说,走过去收下了破天锤,把苗人给的丹药放入口中后,便火急火燎的出门了。
  黑胖子看到李逍遥如此心急火燎的倒也没心生疑惑,一切尽在掌握,这孤村小店还不被他轻松拿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