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人,你别以为凭着肚子里的那一块肉,就可以肆意欺负依依!”程之吟指着阮悠然,那眼神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夫君,你听我解释,我没有……”阮悠然委屈极了,自从怀孕之后,她连大门都不敢出,想不到程之吟却受柳依依的挑拨,前来兴师问罪。
  话没说完,程之吟突然飞起一脚,正好踹在了阮悠然的肚子上,阮悠然惨叫一声,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撞到了身后的墙上。
  “疼,好疼……”钻心的疼从腹部传来,比痛更让她恐惧的,是身下传来的一阵一阵温热。
  她抖着手伸到了身下,摸到了一手的粘腻,她的手抖得更厉害了,连牙齿都开始打颤。
  “孩子,我的孩子……”这可是她好不容易得来的孩子啊,她愿意用命去换的孩子。
  程之吟也看到了她身下汩汩流出的鲜血,略略惊讶了一下,又恢复了冷漠的态度。
  “阮悠然,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夫君,我没有,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阮悠然的脸上布满了泪水,疼痛和巨大的恐怖袭来,她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孩子不能有事。
  她朝自己的丈夫伸出手去,程之吟嫌弃地看着她满是鲜血的手,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声音里满是不耐烦。
  “行啦行啦,我让府医过来!”说着,便转身走了。
  “夫君,夫君……”阮悠然呼唤着他,她多想他能抱抱她,安慰她,可是那个男人却走得毫不留恋,没有回一下头。
  阮悠然看着他消失的背影,只觉得浑身冰冷,她用手死死捂着自己的肚子,小声呜咽着。
  “孩子,你会没事的,娘亲不会让你有事的……”
  又是一阵剧痛袭来,阮悠然只觉两眼一黑,就晕了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人拖着往外走,她一惊,剧烈地挣扎起来。
  “放开我,放开我!”
  腿撞到了桌子上,阮悠然痛得“啊”地一声,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可是那几个拽着她的婆子却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手上的力道更大了。
  “疼,好疼!”阮悠然叫了起来,这次不是腿,而是肚子。
  她突然就想起昏迷前的事情,急忙道:“孩子,我的孩子,要是夫君知道你如此对我,一定会饶不了你们的。”
  为首的张嬷嬷早就被柳依依收买了,平时帮着柳依依给她使各种绊子,可是这样明目张胆地对她下狠手却是头一遭。
  张嬷嬷闻言只是冷笑一声:“孩子?你以为少爷稀罕你肚子的那块肉?对了,忘了告诉你了,你的孩子,早就没有了!”
  “不,不可能!”张嬷嬷的话不啻于晴天霹雳,阮悠然猛地捂住肚子,厉声道,“你这个老婆子,竟然诅咒我的孩子,我要杀了你!”
  她朝张嬷嬷冲过去,可是被几个婆子拉住,一步也动弹不得,张嬷嬷站在那里看着她冷笑:“我才没有那个闲工夫来诅咒你,更何况,你以为自己还是少夫人吗?”
  “你什么意思?”阮悠然从心底升起一股寒意。
  “你自己不争气,就不要怪别人,你这个地方,也该挪一挪了!”张嬷嬷没有了耐心,朝那几人道,“带走!”
  程之吟那一脚,将怀孕三个月的她踹翻在地,也将他们的孩子亲手杀死了。
  “不,不可能,我的孩子!”阮悠然不敢置信地摇头,豆大的泪珠从消瘦的双颊流了下来。
  程之吟怎么会那么狠心,那可是他的亲生骨肉啊。
  可是张嬷嬷并没有给她缅怀的时间,她大手一挥,那两个婆子就拖着阮悠然往外走。
  “放开我,我要见夫君,放开我!”阮悠然披头散发,拼命挣扎起来,状似疯癫。
  “少爷现在可没有功夫见你!”张嬷嬷不耐烦地翻了翻白眼,率先走了出来。
  那两个婆子随即拖着阮悠然跟着上去,阮悠然再怎么用力,也无法挣脱她们,她的身下拉出一道长长的血迹,看起来触目惊心。
  可是没有一个人看上一眼,大家都知道,阮悠然这个少夫人现在可是彻底被程之吟嫌弃了,不然,程之吟怎么会下狠手,把她的孩子都给打掉了呢。
  现在府里是柳依依当家,少爷和老夫人都宠着她,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阮悠然就是个碍眼的主,占着这个少夫人的位置讨人嫌。
  张嬷嬷捏了捏衣袖里的那一张银票,眼中闪过一抹狠毒的光。
  少夫人啊,少夫人,你也别怪我心狠了,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能讨少爷的欢心。
  “少夫人,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张嬷嬷说完,那两个婆子就直接将人推进了那间荒废已久的耳房。
  阮悠然站立不稳,直接扑倒在地,等她费力地爬起来的时候,发现门已经从外面关上了。
  房间昏暗,一股扑鼻的霉味直冲鼻端,阮悠然险些吐了出来,她冲到门口,发现门已经被人从外面锁上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不要在这里!”
  外面传来几声嗤笑:“别叫了,就算你叫破了嗓子,也出不去了!”
  一个被少爷厌弃的女人,她根本就不放在眼里,说着,她就带着人离开了。
  “你们别走,别走啊!”阮悠然慌了,这里冷得跟冰窖一般,阴暗潮湿,还一股霉味,她不要呆在这里。
  可是那些人的脚步都远去了,没有一个人关心她的死活。
  “别走,别走啊!”阮悠然叫的嗓子都哑了,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她终于知道,没有一个人来帮她了。
  那个唯一会奋不顾身帮她的人,小芝,已经不在了。
  现在她连一个报信的人都没有,家中的父母根本无法得知她的消息。
  阮悠然腿一软,瘫倒在地,冰凉的地面黏糊糊的,她觉得越来越冷了。
  她费力地挣扎着爬到了那一张床上,床榻上只有一张薄薄的被子,她将它紧紧裹在身上,还是无法阻挡那些汹涌而至的寒冷。
  身下的床单很快也变得潮湿,阮悠然伸手摸了一下,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到了满手的鲜红。
  她怔怔地看着那鲜红的颜色,身下不断流出的血慢慢带走她身体的热量。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只是她还来不去想,便听到了隔壁传来了女人的娇声。
  “程郎……不要嘛……唔……”
  阮悠然自然听得出来隔壁是谁,柳依依,她竟然敢在她的床上跟程之吟……阮悠然的嘴唇被咬出了血,可是她丝毫不觉得痛。
  “依依,我就是死在你身下都甘愿了。”程之吟急切的声音传来。
  柳依依娇笑道:“你骗人!”
  “真的,我发誓!”男人举起了三根手指,柳依依穿着一件红色纱衣,玲珑有致的曲线若隐若现,让男人直吞口水。
  她微微嘟起红润的唇,像是生气又像是撒娇,“你们男人啊,嘴上说只爱我,可是一转眼,还不是让其他女人怀上了你的种?”
  程之吟有些赧然,急忙道:“都是那个女人,她故意引诱我的,你相信我,我心里可只有你,她你别生气了,你看,我不是亲手把她肚子里的那块肉给除了吗?”
  阮悠然只觉得整个人如坠冰窖,她张了张嘴,有咸咸的液体流进了嘴里,隔壁的声音继续响起。
  “好吧,我暂且相信你了,可是我现在住到了姐姐的房间里,她要是知道了,会不会生气啊?”柳依依可怜兮兮地看着程之吟。
  程之吟一把将人拉过来,搂进怀里心肝宝贝肉的叫。
  “你管她生不生气呢,那女人就是一摆设,要不是考虑到名声,我早就把她给休了。”
  柳依依心中得意,脸上却不露声色。她已经买通了张嬷嬷,如果猜得没错的话,他们说的这些,阮悠然都听到了。
  “程郎,姐姐要是听到了你这些话,还不得气死啊。”
  程之吟呸了一声:“她是死是活,我都不关心,我现在只想……”
  “哎哟,你也真坏……”
  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只剩下一些不堪入耳的喘息。
  阮悠然只觉得一股腥甜涌了上来,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她哇得吐出了一大口血,觉得整个人都被抽空了。
  “程之吟,你好狠……”
  阮悠然的头无力地垂了下去,昏暗的房间里,那个苍白到透明的女子,眼角还挂着未干的泪珠。
  阮悠然,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