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朝着他走进的四位黑衣人,白墨泽用右手握紧了手中的剑。
  他在等待着他们靠近他,只要是他们一靠近他,他就对他们下杀手。
  现在的他刚刚被解了毒,身体还很虚弱,能不能够存活的下来,就看自己的命硬不硬了。
  就在四人距离白墨泽还有两米远的时候,白墨泽刚想拿出剑与他们搏斗,缺见慕容景故的飞镖出现。
  一位黑衣人倒地,其他的三名黑衣人有两名都转移到了慕容景故的方向去。
  如果不先将慕容景故给制服,他们估计是杀不了白墨泽了。
  慕容景故用一只手将木子兮紧紧的护在了他的身后。
  现在她怀有身孕,是绝对不能够受到惊吓的。
  见慕容景故使用飞镖,那三名黑衣人也将自己的飞镖拿了出来。
  收拾完了自己这的哪一位黑衣人,白墨泽往慕容景故的方向看了去。
  发现慕容景故正一只手对抗着两名黑衣人。
  那两名黑衣人放着飞镖,慕容景故带着木子兮躲着。
  看着一枚飞镖快要刺中木子兮了,白墨泽忙的跑过去,整个人护住了木子兮。
  木子兮是没事了,而白墨泽中了飞镖。
  慕容景故看到那两名黑衣人刺的是木子兮,顿时就怒了,长袖一甩,里面的飞镖直接就刺中了两名黑衣人。
  那两名黑衣人中了飞镖之后躺在原地走了。
  木子兮看着白墨泽一点一点的倒地。
  她被吓住了,直晃着他的身子:“白墨泽,白墨泽,你可千万不能死啊!你要是是了我对不起她啊!”
  而她口中的她,就是“木子兮”
  白墨泽看着快要落泪的木子兮,他苍白的笑了笑:“兮儿,我这一辈子是不能保护你了。这一辈子,就让慕容景故保护你吧!他比我武功高强。”
  木子兮的泪从眼中滑落了出来,他对不起他,她都那么的对他了,他居然还想着她。
  “兮儿,再见了。”
  白墨泽说完了这一句话,便倒地了。
  慕容景故走到了木子兮的身边,他轻拍了拍木子兮的后背:“兮儿,他人已经走了,我们节哀吧!”
  原本蹲着的木子兮站了起来,她拥着慕容景故的腰,在他的怀中大哭了起来。
  “我对不起他。”
  “我对不起他。”
  距离白墨泽走了已经三年有余了。
  之后慕容景故就带着木子兮去放松心情,游山玩水去了。
  看着白墨泽的墓碑,慕容景故拥着木子兮的臂膀,手中还牵了一位孩童。
  这位孩童就是木子兮与慕容景故的孩子,是个男童,名唤慕容愧泽。
  慕容景故知道木子兮愧对白墨泽,所以便将他们的孩子起了这个名字,也算是对白墨泽的愧疚吧!
  看了看白墨泽的墓碑,木子兮转过了身,对着慕容景故道:“景故,时间过的可真快啊!三年这么快就过去了。这或许也是我们最后一次来这里看他了。”
  “以后我们不能只在慕容国这一个国家里面游玩,我们还得去别的国家,没有时间来这里了。我欠他的也终于还完了。”
  慕容景故的额头抵住了木子兮的额头:“以后你想去哪儿,我和泽儿都陪着你。”
  全书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