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再次和李开见面的时候,李开已经能够坐起身来了。
  很难想象,这么一个人在受了这么多伤之后,居然还能够这般硬挺挺的坐起身来。
  在宋明询问了李开的基本状况之后,李开在随后便是开口道:“明公,我是被人陷害的!”
  其实不用李开说这番话,宋明也知道对方是被陷害的,而且就连陷害他的人是谁,他宋明心里都一清二楚。
  只不过如今要想让李开脱罪,但凭李开一味的咬住自己没犯事是不行的。
  毕竟这件事已经是放到明面上来说的事情了,已经从阴谋变成了阳谋,而且还是那种明知道这是中计了,你还不一定能解决的计谋。
  所以从某些方面来说,这种直接对人动刀子的阳谋比背地里捅刀子的阴谋更加让人棘手。
  不过宋明也不是那种庸人,既然皇帝能将事情派到他头上来,那就说明皇帝其实心中也有数,如今能够解决这件事的人非他宋明莫属。
  在听了李开的话之后,宋明便是对李开言道:“贤侄,我也不妨实话告诉你,现如今所有的证据都对你不利啊,你先将那天所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都告诉我,我再做进一步的调查,只有将最关键的环扣层层击破,才能护住你啊!”
  听了宋明的话,李开的神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如今在牢里待了好几天了,他也在心里将所有的事情全都理顺了。
  他明白自己其实是被那名以前的好友设计陷害的,但是如今对方已经变成了于家的狗了,而且还死死的咬住他不放。
  这让李开觉着自己以前简直是瞎了眼,居然会跟那家伙成为朋友。
  所以此刻的李开在心里最恨的并非是于家的人,而是那个设计谋害他的朋友。
  李开的神色在变化了一阵之后,终于开口讲那天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宋明。
  在听完李开所说的事情经过之后,宋明的眉头也紧紧的皱了起来,因为他知道,李开口中所说的肯定是最为真实的情况,但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所有牵涉到案件里面的人居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真话的,这就让李开有些为难了。
  在思索了一阵以后,宋明便是开口询问李开道:“贤侄,你可记得那天在你们喝酒的时候,还有其他你认识的人在场吗?”
  听到李开的询问,宋明皱眉思索了一阵,过了良久才点点头道:“我记起来了,当时临桌还有一个朝廷中的人,那人是户部员外郎赵毅,他还跟我打过照面。”
  得到李开的答复之后,宋明眼睛不由一亮,连忙开口道:“好,既然还有别人在场,那就好办了,我这就亲自去找赵毅,看看能从他口中得来其他消息否。”
  说完这话之后,他便是起身离开,亲自去找赵毅了。
  要说现在已经是到了掌灯时间了,赵毅这时候应该也是待在家中,所以宋明是直接去了赵毅家中找赵毅的。
  等到了赵家之后,宋明说明了了来意,赵毅倒是立即就出来迎接宋明了。
  被请入赵府之后,宋明和赵毅寒暄了几句,便是直接问起赵毅那天有关李开的事情来。
  赵毅虽然只是个员外郎,但是他家里的背景却是极其深厚,他母亲的妹妹如今正是皇帝的宠妃,家里也算是皇亲国戚。
  赵毅虽然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是他也是个十分机智的人。
  在第一时间得知了李开的消息之后,作为知情人士的他,并没有立马站出来替李开说话,他选择的是静观其变。
  毕竟这件事是牵扯到了于家和李家两家相互间斗法的事情,若是他立马蹦跶出来,肯定会直接被于家给盯上的。
  在朝堂上,能够不树敌,那便是要笑着去面对自己讨厌之人的,所以赵毅的做法也是最为明智的做法。
  听到宋明问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赵毅没有立马回答,他反倒是问宋明道:“宋大人,不知您是从何处听说下官那晚出现在案发当场的?”
  赵毅问出这番话其实是有很深的含义在其中的,他可以从宋明的回答之中进一步的推断出宋明究竟是站在哪一边的人。
  听到赵毅的问话,宋明便是不假思索的言道:“本官是听李开贤侄所言,所以特来询问此事。”
  当赵毅听到宋明这般一说,他倒是明白了对方的立场了,这宋明只怕是站在李开一方了。
  若是他站在于图那边的话,那宋明很有可能会说这消息是从别的地方听来的,或者就算他说是从李开口中得知,那他也不会说是李开贤侄,而说是从案犯口中得知。
  在明白了对方的立场之后,赵毅心中也打定了主意,他此刻便是将那天所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的告知了对方。
  只不过他所提供的消息很是有限,虽然那天他也在场,但是他只看到了李开喝了一会酒就醉倒了,而后就被他的那名同伴给带走了,至于接下来的事情,他也并不清楚。
  虽然他提供的线索很有限,但是宋明还是从中找到了突破口。
  待得对方说完之后,宋明便是要求赵毅将方才所说的事情提供文字依据,签字画押以后由他带走。
  对于这一点赵毅很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他立马让人拿来文房四宝,当着宋明的面直接签字画押,而后将那证词递交到了宋明手中。
  拿到了赵毅的证词之后,宋明便是告辞离开了,随后他又连夜去找了当时和李开一起喝酒的那个家伙。
  只是可惜的是,宋明在对方家中并没有找到此人,此人家中大门紧闭,院墙周围也没有任何光亮,看来是有意潜藏起来了。
  找不到这人,宋明心里觉着此事还是有些心里没底,最后他也只能先回自己府邸休息了。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宋明便是例行公事的直接到京兆尹府衙落座了。
  由于他和于图两人官职是平级,皇帝又有口谕让他一同查案,因此他也直接和于图两人一左一右的坐在了京兆尹的大堂之上。
  由于这里是京兆尹的于图府衙,一般情况下又以左为尊,所以宋明只能坐在右边。
  等到落座之后,便是传上人犯和各路的证人。
  由于有宋明在侧,这次于图不好直接动用先前那些手段,一上来就给李开上刑具,因此今天的审讯就变得平静了很多。
  在大堂上,李开依旧坚持的说他没有做那些事情,都是那些人故意陷害他的。
  而所谓的证人一方,却是一个个的义愤填膺的指证李开,特别是那个先前和李开钻一被窝的陌生女人,更是声泪俱下的诉说当天李开的种种恶行。
  若非宋明知道这里头的弯弯绕绕,但听那女人的诉说,他都有些动容了。
  在听了那些人的证词之后,宋明却是开口言道:“既然你们都说李开在案发之时凶性大发,对你们动用了武力,可本官手中却是又另外一份证词,这份证词上却是明明白白的写着,李开在当时已经不省人事了!”
  说完这话之后,宋明便是从自己的袖子里头抽出了赵毅的证词,在手中扬了扬,然后又接着开口问那名陷害李开的女子道:“曾氏民女,根据你的证词,李开是在戌时三刻在风华街上撞见了你,从而对你进行非礼的?”
  听到宋明的问话,原本已经将所有‘证词’背了个滚瓜烂熟的女人连忙一边擦拭眼泪一边开口言道:“大人的确如此,这李开简直是个畜生!他当时……”
  宋明此刻不待那女子将话讲完,便是冷哼一声道:“够了!别在本官面前哭哭啼啼的演戏了!”
  在说完这话之后,宋明接着言道:“本官且不管你的证词如何,本官手中这证词上可是清楚写着,李开在戌时二刻左右因为醉酒栽倒在桌子上,而李开醉倒的地方离你所在的地方可是隔了差不多三里的距离,试问一个已经喝得不省人事的人,怎么可能会在一刻钟不到的情况下走上这三里路的?”
  宋明这话一出,使得在场的众人都变了脸色,特别是坐在他一旁的于图,整张脸简直变成了猪肝色,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家族精心编造的计划,居然会被宋明在一天之内就找到了这么有力的突破口。
  此刻他心里不禁在猜想,这宋明手中的证词究竟是谁提供的?他到时候一定要弄死这个提供证词的人!
  而随着宋明的话音落下之后,堂下那女子此刻脸色却是变得比死人还要白了,她在惊慌失措之下立马辩驳道:“大,大人,兴许,兴许是民女记错时间了!”
  宋明在听了对方的辩驳之后,却是冷笑一声道:“呵呵呵……好一个记错时间了!”
  而后就见宋明猛然抓起惊堂木一拍,冲着那女子怒斥道:“曾氏!你这几天以来都一直咬定了这个时间,本官方才也听见你亲口承认是这个时间了,你现在反倒想狡辩了,你当本大人是傻子还是当于大人是傻子?”
  不得不说,宋明这话说的太有技术含量了,他直接将于图也给编排进这句话里头了,瞬间就将对方所有的退路全给堵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