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远是我最尊贵的女王陛下。”
  “为你,我愿俯首称臣。”
  ——
  “跪下!”
  亚斯特西大陆。
  这一声娇喝来自这片大陆的女王陛下伊芙琳。如血般深沉浓艳的绘有皇室图腾的地毯自下一直蜿蜒而上,直到女王那奢华高贵的拖地长裙下。
  那霸气的声音从无上尊贵的皇室最高王座上传来。
  路西法状似没听见女王的命令,直到已经登顶——那双军靴触碰至那繁复的长裙,才悠悠说道。
  “我最尊敬的女王陛下啊,我并无冒犯之意……”
  “只是上前来一睹整个亚斯特西大陆最美的人而已,只是看看陛下,看看这个我拼死效劳的王是不是如传说中的那样不可接近呢,呵~”
  轻佻的话让伊芙琳不禁恼怒起来,眸里已然是杀意一片。
  与陛下距离已经近在咫尺,低着头的路西法唇角微勾,双眼微微眯起,深邃的碧绿色眼眸里分明是势在必得的自信。
  但是却又偏生要伪装恭敬,那修长的双腿却弯曲下来,高大的身躯蓦然一矮,单膝跪地行了一个标准的跪拜礼,几近臣服的姿态!
  明白路西法绝无好意。
  伊芙琳冷哼一声,并没有让他站起,狭长的凤眸睥睨着跪下的路西法,更是冷冷扫视了他身后那些穿金戴银的伯爵们。
  女王陛下被调戏了,这些子爵却状若未闻,可耻!
  她极其不屑,不屑这个男人,于是那如红色蔷薇般艳丽诱人的唇轻启道。
  “看我?查德西尔伯爵,你有这个资格吗?”
  说出的话狠毒刺耳,不留面子,浓重的厌恶与嫌弃一贯入耳。
  女人狠狠一扫巨大的裙摆,衣裙上层层叠叠纹着的精细绣花和蕾丝金边剐蹭过跪着的男人。
  那声音又起,是几近侮辱之意。
  “你这肮脏的平民出身的愚蠢男人,难道你还肖想着你的女王吗!?”
  “卑劣可耻的男人!简直是痴心妄想!”
  辱骂的话语似乎并没有激怒路西法,闻言,他只是抬起头颅淡淡地看着伊芙琳,眼神忽然复杂极了,却只是轻笑着,没由来地轻轻唤了一句。
  “小伊。”
  女王的小名便这么被这个卑劣的男人叼在嘴边说了一遭。
  眼前掌权多年的女人抬眸,小脸精致美艳,身上凛冽强大的气场喷涌而泄,她又气又怒。
  “闭嘴!路西法!我乃天选之王,民之所向,乳名岂能为你所念!”
  路西法轻轻一笑,似乎是嘲讽似乎是戏弄地又叫上了一句。
  “小伊。”
  伊芙琳怒极了,素手一抬便想打上去。
  但男人陡然站了起来,伸手遏制住伊芙琳的手腕,以不容抗拒的姿态向伊芙琳袭来,此时俊容上的笑容早就消失殆尽。
  大掌忽然将伊芙琳发髻处的卷轴式冠冕摘下,然后看似不经意地把玩着皇冠,可仔细一看,王冠已经变形了。
  “陛下,你可得……先认清楚局势再打哦。”
  伊芙琳一愣。
  此时浩浩荡荡的皇家护卫队冲了进来,身着银色战甲,手持利剑与长矛,一齐气势汹涌地将武器对着他们的陛下伊芙琳!
  这是要造反!
  她虽然料到路西法的居心,可从未想过竟然有这么快!
  凤眸一眯,她对上路西法幽深碧绿的眼眸。
  路西法粲然一笑,露出了整整齐齐的六颗牙齿,他端来一碗羹汤举到伊芙琳面前。
  “为你准备的。”
  “这汤中下了毒。”
  他的声音带着蛊惑,似乎是让她选择,眼里竟然还有一抹怜悯的情意。
  “要么死,要么……做我的伯爵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