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月镇。
  漫天飘舞的雪花像是精灵般,舞动在空中,洒落在街道上,带起颤颤的凉意,纷飞而至。
  在被冰雪包裹的街道旁,两道小小的身影互相拥抱取暖,他们的身体上唯有带着一个个破口的衣服,他们将自己的脑袋蜷缩进衣服里,却依然抵挡不住风雪的侵蚀。
  “哥哥,哥哥,我冷,我饿。”左边的小女孩儿抬起头来,脸蛋通红的望着男孩儿,颤巍着声音说道。
  男孩儿看了一眼女孩儿的神色,而后略微心疼的从自己的衣服里掏出一个又硬又凉的馒头,颤抖着双手将其握住,目光带着贪婪的神色看了它一眼,然后吞了一口唾沫,递给小女孩儿,“羡羽吃吧!”
  “哥哥。”小女孩儿接过馒头,感受着它的寒冷,轻声呢喃,紧接着只见她卯足了力气抓着那个馒头,想要将它给分成两半,但奈何她的力气太小,连丝毫裂缝都未曾掰开。
  “哥哥,你掰成两半吧!”墨羡羽睁着大眼睛,将那颗馒头抬起来,放在墨染的身前,轻声说道。
  “唔唔。”就在这时,一个浑身邋遢的乞丐伸手将那颗馒头抢了过去,直接塞入口中,也不管那颗馒头多么的冰凉和坚硬,直接咬动牙齿咬了开来。
  “你……”墨染登时大怒,站起身来,伸出因寒冷而冻的通红的双手抓挠在那个乞丐的脸上,稚嫩而又惨白的脸蛋浮现着怒色,“你给我交出来,给我吐出来。”
  那个乞丐右手拍打了墨染的身体一下,然后直接挑动手中的木棍,打在墨染的身体上,凶狠的目光盯着墨染,大骂道,“小兔崽子,找死呢!”
  “还给我,你还给我!”墨染的双拳狠狠地砸落在乞丐的身体上,但奈何他的力量太过微小,根本不足以伤害到他。
  “啊!”粗壮的木棍砸落在墨染的身体上,直接将他所穿的破烂布衣撕扯开来,露出那带着一道道不堪入目伤疤的后背。
  那些伤疤虬结在一起,甚至似乎还在不断蠕动着一般,并且若是仔细看去那些伤疤连接在一起就仿若一颗狰狞的眼珠,甚是恐怖。
  “这……”乞丐的目光刚一落到那道道伤疤上,瞳孔就猛然收缩,脚步连连后退,双手颤抖之中无意识间将那握着木棍的手张开,落在了地上。
  他害怕,惊恐,从面相上看眼前的少年也只不过是十三四的年纪,可是他的后背却是有着一道接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他到底是经历过什么,才能够拥有这样的身体。
  “哥哥。”墨羡羽稚嫩的声音响起,双眼含着泪珠从地上站了起来,她小跑着来到已经半跪在冰冷雪地上的墨染身前,撑开双臂,倔强的目光直视着那个乞丐。
  “这少年身体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伤疤,从这些伤疤的深厚程度来看不可能是天生的。”
  “他这么小的年纪到底经历过什么?”
  “不知道,好像三天前这对兄妹才出现在这个街道上的,没有人清楚他们来自哪里。”
  围观的群众指着墨染他们兄妹两人议论纷纷,但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上前来伸出双手帮助他们。
  那名乞丐早已经跑掉,地上还残留着那颗硬邦邦的馒头滚落着,小丫头目光伴随着那乞丐的离去,面容上微微露出点笑容,而后蹲下身子将那颗馒头捡起来,又跑到墨染的身旁,从馒头上面扣下来一点碎屑,右手双指夹住放在墨染的身前,轻声说道,“哥哥,其实……羡羽不希望你为了保护羡羽而伤害自己的。”
  墨染抬起头,猩红的双眼注视着小丫头,眼珠上遍布着血丝,那是木棍敲打在后背上引起一连串的疼痛而蹿上来的,他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脸上浮现出笑容,嘶哑着喉咙说道,“丫头,这世界上只剩下我们两个,哥哥不保护你保护谁!”
  “哥哥,我们走吧,我们……去到一个没有冬天,没有寒冷的地方,我不想在这里了。”墨羡羽眼眶通红的说道,说着就要去扶住墨染的身体。
  两道微小的身影顺着诸人的目光逐渐的朝着城门走去,身影略显萧瑟之感,越走越远,越来越淡。
  踏踏踏!
  就在这时,马蹄落地的声音忽然间响起,远处的轮廓当中出现了一驾马车,车夫手中持着马鞭不停的甩在疾风马的身体上,同时口中吹着口哨,落在雪地上,响彻起清脆的踏雪声。
  “驾驾驾!”车夫口中大声呼喊,手中的长鞭狠狠地甩落在马身上,目光淡漠的看了一眼从自己身边一闪而过的两道身影。
  马车车窗掀了开来,一张有着倾国容颜的面容显露出来,明眸扫视着雪落在房屋,地面上的场景,好奇的说道,“这就是常年积雪的冰月镇吗?好美!”
  “是啊!可惜就是太过单调了,满满的全是白色。”马车里响起一道粗厚的中年男子的声音。
  “可是,父亲您看那像由冰雪砌筑而成的房屋宫殿真的好美,茗雪真的好想在这里生活。”青茗雪右臂放在车窗窗沿,下巴顶在右臂上,眨巴着通灵的大眼睛,来回扫视着冰月镇的一切。
  “咦!”忽而间,墨染兄妹两道身影落入到她的视线中,她眨巴眨巴眼睛,然后轻声说道,“父亲,您看他们好可怜,这么冷的冬天竟然穿那么单薄的衣服。”
  “呀!他的后背好恐怖啊!怎么会全是伤疤,并且像是一颗注视着我的眼睛似的。”
  随后便见到一个宽厚的手掌撩开窗纱,中年男子伸出头朝着后方逐渐越过的墨染兄妹看去,紧接着他再次回到马车里,微笑着摸了摸青茗雪的脑袋,将窗纱放下,笑着说道,“茗雪,这个世界以武为尊,只要有实力任何人都会尊敬你,但是若是平凡人便就会像刚才那对兄妹一样,沦落到乞讨的那般下场。”
  “这个世界是残酷的,也是不公平的,每个人的起点都不一样,你要永远的记住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一定不要心存善念,也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否则的话,你将无法预料到你的结局会是怎样的下场。”
  每个人都是自私的,中年男子也不例外,他宁愿自己的女儿变成一个被世人所唾弃的杀戮女魔头,也不愿她善良过头,被人当作一头小绵羊任人宰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