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不好了,老爷回来了!”
  小丫头慌慌张张的推开少爷的卧室,映入眼帘的是躺在床上一丝不挂的三少爷,他左右还赤条条的躺着两个白花花的女子。
  “我靠,他老人家不是说前去南方赈灾去了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杨易推开身边的两个女子,站起身来,吩咐小丫头:“小青,给我更衣!”小青急忙拿出少爷的衣服,手脚利索的为自家少爷穿起衣服来。
  此时床上的两个女子也已经醒了过来,其中一个用被子遮住了胸口,慵懒的问道:“公子,发生了什么事情?小青姐姐,你怎么啦?怎么这么紧张?”
  小青白了她一眼,“老爷回来了!”“啊!”床上女子大惊,急忙掀开被子,快速在床上翻出衣服穿起来,同时推了推还在床上睡着的另一个女子:“小雨,快起来!老爷回来啦!”
  一番鸡飞狗跳之后,杨易几人终于收拾利落,对着镜子看了半天,杨易赞道:“像少爷我这么帅的人,普天下能有几个?你们几个跟了少爷我,前世不知烧了多少高香,这辈子才这么幸运遇到了我!”
  几个小丫鬟脸红红的正想说话的时候,房门外传来清冷的声音:“像你这种好色无用的世家子弟,普天下确实难找!”
  杨易一愣,他这院子,平素里除了自家老子老娘之外,别人要想进来,非得他点头同意不可,便是他两个哥哥也不例外。怎么今天就有人闯进来了?而且听声音还是一个女的。
  杨易脸色一沉,对小青道:“开门!看看到底是谁?”
  不待小青走到门口,卧室的大门已经被外面说话的人自行推开,映入杨易眼帘的是一个极其美艳的少女,少女身量苗条,体格匀称,个头比寻常女子要高上一头左右,此刻面罩寒霜,眼露杀气。
  少女的身边站着一个锦袍博带面色威严的中年人,正是杨易的老爹杨慎行。
  杨易本来阴沉的脸色在看到杨慎行之后,忽然春风解冻,变换成一幅高兴的模样,笑嘻嘻的走上前去:“老爹,你什么时候回来啦?您要是早知会声,我好出城去接您去!”
  杨慎行冷哼一声:“估计你巴不得我晚点回来呢!”
  杨易干笑道:“哪能呢?既然您老人家回来了,那就说明南方的灾情已经有所缓解,这是黎民百姓之福,我岂有不高兴之理?”杨慎行骂道:“一派胡言!我不在家,你是不是觉得没有人管得了你?这几个月,你成天风流快活,祸害家里的丫鬟,你当我不知道?瞧你一幅没出息的样子!你要是有你大哥二哥他们一半的本领,也对得起你娘为你付出的心血!”
  老头怒气勃发,五绺长髯飘动不休,对自己这个幼子实在是失望至极。
  杨慎行是当朝太师,位高权重,他本人是儒门大宗师,儒家心法浩然正气已经被他修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乃是天下十大宗师之首,威震寰宇,万民拜服。而且他学识之渊博可说是当朝第一,他本人又精通医术,书法更是了得,又兼治国有方,被世人赞为“国医太师”。称赞他医术高明。不但治人有术,治国更是有方,因此在大汉帝国,若论声望之高,便是当朝天子也比不过他。杨慎行有三子,长子杨乾,自幼好斗,十五岁便进军营历练,二十四岁官拜上将军,平南定北,军功之高,历代罕见。次子杨坤,天资聪颖,文武双全,为人大度,不拘小节,后听从杨慎行的建议,在京城大比之年参加科考,被皇帝钦点为状元,才名之高不下乃父。如今被外放到定州做知府,为官三年后,治下政通人和,清平无事,其治理地方的能力已经不输于乃父杨慎行。
  杨乾、杨坤这哥俩,世人称之为“杨门双杰”,被整个大汉子民所熟知,堪称虎父无犬子的最佳注解。但是鲜花满园,中间也未必不会夹杂狗尾巴草,杨易就是杨家的狗尾巴草。
  在杨慎行眼里,自己这个幼子,其聪明程度绝不下于他的两个哥哥,平常也屡出妙语,读书识字、习文练武,甚至比他两个哥哥都要了得。
  本来杨慎行对自家老三抱了极大的希望,谁知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随着时间流动,杨易年龄渐长,渐渐的变得古怪起来,平日里足不出户,就知道在家里读书练字,要么就是研习医术,但是让他参加科考,他又不乐意。简直就像是胸无大志,得过且过的米虫一样。
  老头怕他在家里闷出病来,有心让他出门转转,但是逼得紧了,也只是扛着医箱去街上义诊。除此之外就是带着仆人满大街的溜达。杨慎行身为大汉太师,掌握乾坤,总理阴阳,天下几乎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情,但在自家这个幼子面前,却是有点束手无策,不知如何调教。
  若是一般的家长,孩子要是不听话,大不了棍棒交加,一顿乱打,保准让自家孩子变得服服帖帖。但是,杨慎行乃是地地道道的儒家大宗师,他本人不但在武学上是大宗师的境界,便是在学问上也是大宗师的层次,到了他这般思想境界,对于孩子的教育方式已经不屑于打骂了,而是更倾向于与自家孩子摆事实讲道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用暴力解决问题的。
  偏偏杨易口才了得,杨慎行说了他几次,反而被他反驳的无以应对,尤其是其中一句“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杀伤力极强,即便是杨慎行学识渊博,辩才无双,也感觉难以反驳。
  杨易明确说了,他就喜欢当米虫,就喜欢吃了睡睡了吃,他感觉这种生活挺好!你再怎么对他严加要求,他都是置之不理。
  杨慎行没办法,不好再逼迫他,也只能随他去。
  他一个在朝堂上一瞪眼就能吓死几个官员的当朝太师,却被自己这个幼子弄得没了脾气。
  后来杨易带着护卫满京城乱窜,说什么“体察民情”之时,杨慎行也懒的理会。
  在京都转悠了一段时间,杨易对民情知悉了多少,无人得知,倒是半年后从街面上买来了四个四胞胎的女孩做丫鬟,反而成了府里上下议论的话题。
  这四胞胎丫鬟就是如今贴身伺候杨易的小青、小雨、小柔、小蛮。
  自从买来了四个小丫头后,杨易便开始专心调教起四个小丫头来,如今一晃五年过去了,四个丫鬟已经养成,杨易便每日与四个丫鬟厮混,胡天胡地,日子过得好不快活。
  杨慎行在家里的时候还好,他还不敢太过随意,这段时候杨慎行去南方赈灾,两个哥哥也都各自外出公干,家里只剩下主母一人,偏偏杨母对自己这个幼子最是疼爱,极少管束于他。这样一来,杨易如鱼得水,生活上更是放纵。
  杨慎行今天回家,得知消息后,岂能不怒?
  因此对杨易大加训斥了一番。杨易被老子训斥惯了的人,也不生气,只是好奇的看向面前的陌生女子:“爹,这位美女姐姐是谁?说话好不客气!”
  那女子见杨易询问,冷冷一笑:“我你都不认识了?”
  杨易一愣:“你谁啊?”
  面前的女子长长的吸了口气,转身对杨慎行拜倒:“爹爹,咱们在路上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杨慎行长叹一声,扭头走出房门,淡淡道:“不要伤了性命!”
  女子起身道:“决计不会伤性命!”转身看向杨易的时候,脸上寒气直冒,“杨三郎,你这个负心汉,现在连我都不认识了!”
  杨易听她喊自己的老爹为爹爹,就感觉有点不妙,仔细的看面前少女的容貌,不由的惨声叫道:“爽爷?不是,阿爽,你学艺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