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历150年。
  天地大变,魔气复苏。
  几乎是一夜之间,整个世界变成了妖魔的世界。
  无数妖魔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占据了人类的世界。
  从此杀戮不止,魔灾不断。
  随后的几年里,这个世界上开始逐渐出现了妖修、魔修、鬼修,甚至…还有兽人。
  他们与人族共同争夺着这片世界。
  为了对抗妖魔和非人类,人族开始天下布武,提倡全民修炼。
  不但在各大郡城设立武道学府,还在各个城池设立了布武司,大力培养武者……
  汉武城。
  夏府。
  烈日下,夏楠脚踏流风步,挥汗如雨。
  修长矫健的身形急转变化,手中刀光闪耀,一双灵动的眸子灿若星辰。
  劈、挑、刺、抹、挂、砍......各种基础刀法连贯使出,如同行云流水,挥洒自如。
  来这世界大半年了!
  说来也是蹊跷,头天晚上还宅在家里刷小视频,一觉醒来就到了这里。
  接收了原主人的记忆后发现,这里不但没电、没冰箱,没手机、没“桥边姑娘”,而且还是一个妖魔横行的混乱世界。
  原主人父母十年前失踪,不知是死是活,据说和魔灾有关。
  夏楠估摸着十有八九是死了,否则十年了,要是活着的话,总归有点消息,但到现在为止,依旧音讯全无。
  父母失踪后,家里只靠管家何伯一个人撑着。
  为了减少开支,几年前最后一个下人被何伯遣散,偌大的夏府只剩下他和何伯,以及仆人夏虎。
  知道外面恐怖,和原主人一样,夏楠也不出去。
  反正家里家外都有何伯和夏虎操持。
  他只需要老老实实的宅在家里每天修炼。
  只要能够在十八岁之前突破成为武者,他就有机会进入武道学府进行系统的修炼和深造。
  努力变强,是这个世界生存的唯一法则。
  所以,他每日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修炼。
  原主人修炼的不是刀法,而是枪法,但夏楠却不喜欢枪,觉得太长,携带不方便,他更喜欢刀,于是干脆改修了刀法。
  不知道是灵魂强大的缘故,还是对刀天生有着亲近,仅仅用了半个月便将基础刀法从基础小白修炼到了初窥门径,然后三个月达到了登堂入室。
  而就在十天前,终于将刀法修炼到了融会贯通的地步。
  “少爷!”
  身高已经长到两米三的夏虎,顶着一个油光瓦亮的光头脑袋从外面向他急匆匆飞奔而来,几大步就冲进了演武场。
  这家伙和他同岁,还不到十八岁,据说从小被捡回来的时候,体形就比寻常孩子大。
  上身光着,一身发达的肌肉散发出健康的古铜色光泽,充满着野性,给人以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下身穿着一条蓝花大裤衩,黑色的腿毛在阳光下飞舞。
  有意思的是,这小子自从几年前一次烧火时烧焦了头发后,就再也没留过头发。
  “什么事?”
  夏楠挽了一个刀花,收刀而立,走到场边,拿起毛巾擦了一把脸。
  夏虎从小就生活在夏府,和原主人一起长到大,虽是仆人,但其实和何伯一样,都是自家人。
  他对夏虎的咋咋呼呼早已习以为常。
  “少爷,不好了!”
  夏虎脸色惶恐的跑到夏楠面前,如同铁塔般的巨大身躯,在烈日下瞬间笼罩下一大片阴影。
  “何伯他...死了!”
  “什么?”
  夏楠一惊,心中一沉。
  “怎么回事?说清楚!”
  将毛巾扔在架子上。
  “昨天何伯听闻妖王山出现了烈血果,想着如果少爷服用便能够解决气血不足的弊端,一举冲破武道主脉,踏入通脉境成为武者。
  今日一早便同雄霸狩猎团一起,进入了妖王山。
  哪知刚到妖王山,何伯就被妖群杀死了。”
  怪不得一大早到现在就没见过何伯,原来是去了妖王山!
  夏楠脸色凝重,抬眼看着夏虎,“这消息是谁告诉你的?”
  “是雄霸狩猎团的程虎说的。他说他们刚到妖王山,就遭到了妖群围攻,雄霸狩猎团当场就死了两人,何伯被三头高阶妖兽围杀,被一头狼妖咬断了脑袋,当场惨死,尸体也当场被群妖分食~~呜呜。”
  说着,这两米三的大块头哭了起来。
  他是老爷从山里捡回来的。
  但自从老爷和夫人十年前失踪后,家里的担子便全部交给了管家何伯。
  从此何伯又当爹又当妈的把他和少爷两人养大。
  他和少爷两人一直将何伯当成最亲的亲人,想着日后一定要好好的报答何伯。
  谁知道,还没等他们报答何伯,何伯就死了。
  “好了,别哭了。”
  夏楠喝道,声音有些沉闷。
  何伯死了,对他和夏虎的打击太沉重。
  没有何伯这位武道强者为他们遮风挡雨,意味着从此安逸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从今天起,他将要和夏虎一起直面这个危险的世界。
  但眼下可不是沉浸在沉痛中的时候。
  夏楠深深的吸口气,迅速平息下来,抬头看向夏虎,“烈血果的消息是谁提供的?”
  “好像是...雄霸狩猎团的副团长王胜提供的。我记得何伯今早出门前还提说过此事,还谈到了分成,说如果运气好能分得其中的三成收益。”
  夏虎回忆道。
  “烈血果的消息是雄霸狩猎团的人提供的,何伯死亡的消息也是雄霸狩猎团的人告诉你的,哼!”
  夏楠冷哼一声。
  夏虎一愣,继而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少爷,你是说……消息是假的?何伯没死?”
  夏楠微微摇头,心情沉重的说道:“不,何伯死了。这个消息应该不会假。”
  “那少爷的意思是?”夏虎一时间把握不住夏楠的意思。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程虎好像是通脉境六重天,对吧?”
  说这话的时候,夏楠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寒芒。
  “的确是的,何伯前几日还提到过他,提到过他的修为境界。”
  夏虎点点头。
  夏楠转脸抬头看向他,“你不觉得奇怪吗?这个程虎是通脉境六重天,他活着从妖王山回来了。而何伯是通脉境七重天,却死了!”
  夏虎一愣,忽然眼睛一瞪,铁拳紧握,浑身弥漫着一股煞气:“少爷,你是说......”
  夏楠一抬手,阻止了夏虎说下去,“这只是猜测,我们并没有证据。”
  生活在这混乱的世界里,生存并不容易,不但需要血性,还需要冷静。
  “这些暂时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如何渡过眼下的难关。”
  夏楠眯着眼睛看向大门方向,握紧了手中的刀。
  这是一个妖魔横行的世界。
  妖在城外,漫山遍野,横行无忌;
  魔灾通常会在每逢月圆之夜降临。
  人类的城池,成了人族最后的防御。
  作为休养生息之所,城内的土地自然成为了最稀缺的资源。
  妖魔很危险,而乱世下拼命争夺各种资源的人,同样也很危险!
  “我们夏家庄园占地三十亩,何伯一死,没有强者坐镇,如今就像是砧板上的肥肉。
  恐怕等不到被官方收回,张、王、李、吕、萧等世家,很快就会闻风而来,争相抢夺。
  就是不知道这个雄霸狩猎团会将何伯死的消息第一个卖给谁!”
  夏虎闻言,心中一沉。
  刚刚因为悲伤,竟忘了这一茬。
  武者在人族对抗妖魔和非人类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所以相比普通人,武者在人族社会里有着许多不同的特权。
  大夏王国各种针对武者的特权中其中就有一条:凡在各大城池内的大户庄园,持有者家族必须有武者。
  先前,夏府是挂在何伯名下的。
  何伯是夏家唯一的一名武者,如今死了,整个夏家只剩下他和少爷两个修炼者。
  炼体、通脉、元罡、星丹……是人族武道修炼体系。
  每一个大境界又分为九个层次,也叫九重天。
  他和少爷都只是炼体境武徒。
  除非他和少爷两人能够在短期内打通武道主脉,踏入通脉境成为武者。
  否则,等待他们的恐怕只能是前往贫民窟。
  但,时间能赶得上吗?
  就在这时。
  砰!
  夏府的大门被蛮横的打开。
  进来三个人,一个身穿金边黑袍的中年男子带着两个青衣奴仆,四处看了下。
  “二爷,这夏家还真不小啊,怪不得少爷看中了这里。”
  一个奴仆说道。
  “何止不小,足足占地三十亩。谁能想到占地三十亩的夏家庄园如今竟然只有两个人在这里生活,简直是浪费。”
  另外一个奴仆说道。
  中年男子点点头,看着这夏府也是一阵眼热。
  若是将事情办成了,自家少爷定然少不了奖赏。
  在他看来,办好这件事很容易,夏家没有武者,还不是任由他拿捏。
  唯一需要的就是必须速战速决,在地产司那边得到消息之前将夏家拿下。
  随即带着两人大踏步走向夏楠、夏虎。
  “你就是夏家少爷?”
  中年男子面色冷漠,居高临下的喝问道。
  夏楠面色平静,心中却是一紧。
  他从眼前的男子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通脉境武者!
  但具体境界到了什么层次,他却是不知道。
  夏楠微微握紧了手中的刀。
  “你是谁?”
  中年男子不屑的瞥了一眼夏楠手中的刀。
  淡漠的说道:“李忠。”
  李忠?
  夏楠看向夏虎,夏虎摇摇头,“没听说过。”
  李忠脸色一沉,还没说话,他身边的奴仆便冷笑道:“我们李家二爷你们都不认识,简直瞎了你们狗眼!记住了,他是我们李家外事总管!”
  夏家唯一的一个武者死了,整个夏家就只剩下两只小虾米,还不是想怎么踩就怎么踩。
  什么狗屁少爷,过了今天,屁都不是!那奴仆眼中闪过一抹不屑。
  李家!
  夏楠眼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寒芒。
  “原来是李总管,请问你有什么事?”
  李忠也不废话,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和一张契约。
  “我家少爷看中了你这处地方,这是一万两银票,只要你在契约上摁个手印即可,这一万两银票就是你们的。”
  “不卖!”
  夏楠看都没看那张银票,立刻说道。
  开什么玩笑,莫要说不卖,哪怕是真的卖了,占地三十亩的夏家庄园,至少也要值百万两银子。
  区区一万两银子就想买下他夏家庄园,这个李忠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当然,夏楠也很清楚,就算是有人出价一百万两,他和夏虎也守不住。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一万两和一百万两,对于他们来说是一样的。
  反而钱越多,越会增加他们的危险,同时加速他们的死亡。
  可以预见,他们如果拿了这一万两银票去了贫民窟,不出三天……不,或许一天都不需要,他和大虎恐怕死的连渣都不剩。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更何况在这妖魔横行,人心惑乱的混乱世界。
  贫民窟虽然也在汉武城,但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处于汉武城东北角的贫民窟人口稠密,鱼龙混杂,各种邪恶在其中出没,据说每天都有人死。
  是个人都不想呆在那里。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他将契约签了,这个李忠也未必会给他一万两银票,这一点,夏楠心如明镜。
  夏楠的反应,似乎在李忠预料之中,他不紧不慢的说道:“夏家少爷,看起来你应该不是那种愚蠢之人。
  你家管家死了,夏府没有武者,你们夏家庄园肯定会被地产司收回,与其如此,还不如卖给我们李家。
  再说,这一万两银子也不少了,好歹比什么都没有强,你说是不是?”
  夏楠依旧摇摇头,道:“不卖!多少钱都不卖!”
  不知何时,夏虎手中握着一根四米长的黑金棍,如同一座巨大的铁塔站在夏楠身边,对李忠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李总管请吧。”
  李忠脸色一冷。
  身边那名察言观色的青衣奴仆,立刻跳了出来,指着夏楠的鼻子骂道:“不知死活的东西,二爷花钱买你的庄园,是看你们可怜。若是等地产司来收,你们一分钱都得不到,到时候就算是去贫民区,都没有你们的一席之地!”
  同时心中加了一句:“就算是去了贫民区,也是死!”
  夏楠脸色一冷,这个李家奴仆三番两次的挑衅他,显然是受了李忠的暗示,目的不过是想要试探他的底线。
  “无论是不是去贫民区,你也看不到!”
  踏步,抬手,挥刀!
  一抹雪亮的刀光掠过那奴仆的脖子。
  出手果断,毫无征兆。
  那奴仆忽然感觉到脖子一凉,心中大骇。
  噗!
  鲜血喷射而出。
  他连忙伸手去捂,但哪里捂得住,鲜血从手指缝里喷射而出。
  “你,你......噗!”
  鲜血从他的嘴里喷出。
  他做梦也没想到,夏楠会当着李总管的面杀死他。
  扑通!
  奴仆栽倒在地,浑身抽搐片刻,便气绝身亡。
  另外一个奴仆吓得倒退数步,脸色苍白。
  “你竟敢杀人!”
  李忠不可思议的看向夏楠。
  “擅闯夏家府邸,以奴仆身份挑衅主人,杀了又怎样!”
  夏楠冷漠的说道。
  来这世界大半年了,他明白一个道理,想要在这混乱的世界里好好活着,绝不能有半点懦弱,必须狠,否则很可能死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这个李忠想要不费吹灰之力将他逼迫到绝境,他岂能如他所愿!
  李忠双目微眯,眼神中闪过一抹杀意,一股庞大的气势从身上释放出来。
  他想不到这终年宅在家里几乎不出去的夏家少爷,不但是个死脑筋,还是个硬骨头。
  看来,想要尽快完成自家少爷交待的任务,唯有使用雷霆手段了!
  感受着李忠越来越盛的杀意,夏楠反而平静了下来,转脸看向夏虎。
  “大虎。”
  “在!”
  “你怕吗?”
  “不怕!头掉了也不过是个碗大的疤!”
  夏虎瞪着眼睛,紧握手中的黑金棍,浑身煞气,完全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夏楠微微点头,眼神中迸发出点点寒光。
  他很明白,对方是一名强大的武者,想要击败甚至杀死对方并不容易。
  但对方并没有给他们退路!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人!
  再说,他并不是一个人,他还有一身强横蛮力的夏虎,两人合力并非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沉气凝神。
  脚步向左侧轻轻移动一步,手中刀尖斜指地面,
  腰背紧绷,微微弓起。
  整个人如同猎豹一样,随时准备攻击。
  战斗一触即发……
  “叮!检测到宿主觉醒无畏血性,诸天万界无敌杀戮系统启动,正在绑定……”
  ......
  新书求支持!求推荐票!求收藏!!
  新书求支持!求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