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昭七年,卞都,初春。
  相国府内,一身着蓝色衣衫的白净少年匆匆冲进书房,简简单单做了个揖,便喘着气道:“爷,查到那人了,如今就在安阳城。”
  书桌后,一身紫袍的矜贵男子抬眸望向他,不见底的深眸之下,隐约可见一丝波动。
  “当真?”
  “是,阿四顺着来送信之人的行程追踪过去,最终查到了一家叫做梵莲堂的地方,听说那里的主人,是一名女子,于半月前出现在江湖上,直接挑了杀手榜排名第一的贺斐,现如今已经成为杀手榜上第一,咱们收到的那封信,便是她让人送来的。”
  “呵……”宗政连夙凤眸挑了挑,“那她口气还真是不小!”
  “许是不凡之人。”阿四想到自己听来的消息,道:“据说,那位姑娘至今还未杀一人,上榜排名第一后,有人高价请她杀了自己的仇家,她直接为那人占卜了一卦,说三日后,事便成。”
  “爷,您猜怎么着?”
  宗政连夙用狼毫在宣纸上署上自己的名,道:“三日后,那人亡了!”
  阿四瞪大眼睛,“爷是如何得知?”
  宗政连夙瞥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抹惆怅,“你如此浅显的铺垫,难道我还不猜不出?”
  阿四摸了摸鼻子,嘿嘿一笑,“那是爷聪明绝顶,不过,自这事之后,江湖便传言,杀手榜排名第一的云姑娘,可通阴阳、断乾坤,以定生死!”
  云姑娘……宗政连夙顿了顿,“她叫什么?”
  “不知道名讳,只知本姓云,但不晓得为何,她自封名号梵归尘。”
  宗政连夙冷眸眯起,放下笔,“阿四,吩咐下去,即刻启程,去安阳城。”
  安阳城,春风和煦,桃花盛开。
  城北桃花街,梵莲堂内,一位蓝衫小道士关了门,转身穿过大堂进了后院,院内,两株交缠的桃花树竞相开放,桃花朵朵,香气浓郁扑鼻。
  小道士掸了掸身上的灰,一屁股坐在石桌前,端起茶杯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茶水,然后怒瞪着坐在面前的红衣女子。
  “阿樱,你到底怎么想的,开了这梵莲堂,却又不开门营业,这样下去,我们会穷的喝西北风的。”
  被称作阿樱的女子天生绝色,肤白胜雪,一头黑发绾成道髻束在头顶,她瞥了眼小道士,懒懒的道:“沈随,你别忘了你是个道士,实在不行,就去化缘,总归是喝不上西北风的。”
  小道士沈随冲着她哼了一声,“都怪师父把你惯得随性妄为,就你这性子,我真不晓得师父让你下山做什么。”
  说着,沈随眼珠转了转,冲着女子挑了挑下巴,“阿樱,你倒是与我说说,你有什么凡尘之事未能断干净?”
  凡尘之事……云樱唇瓣轻扯,眼中闪过一抹悲痛。
  “哪有什么凡尘之事,叫你去送的信,送到了吗?“
  “送到了送到了,也不晓得,往卞都送信做什么,莫非,你的凡尘事,在卞都?”
  沈随话音刚落,院子里的铃铛便响起来。
  “怎么又来人了,明天我非得写个牌子立在门口!”他嘴上抱怨着,却依旧起身去前面大堂迎客。
  春风起,桃花落。
  红衣浮动,跃上了树。
  女子轻喃:“阿夙,我回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