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清越虽然还没毕业就领证结了婚,但是毕业后也并没有留在家里当个游手好闲的富太太。
    大四下学期最后两个月,她通过面试进了鼎利集团财务部实习,最后在毕业证拿到手之后便顺利转正。
    这事她没有告诉任何人,怕程星野要动用关系帮她走后门,以后被人知道了容易带有色滤镜去看她。
    所以直到她的offer发到了邮箱里,程星野才知道她去了公司总部面试。
    当时陆清越坐在他身上,扶着他的肩头上上下下刚刚运动完,累瘫地倒在他怀里不肯动。
    程星野坐在书桌前,好笑地摸摸她柔软的头发,正要抱她去洗澡,忽然桌上摊开的笔记本电脑弹出一个邮件提醒。
    陆清越今年刚毕业,虽然已经离校,但偶尔学院还会发些通知提醒他们处理毕业后的各项事宜。
    生怕错过什么重要的提醒,程星野征询得到她的许可后,握着鼠标点开了那封邮件。
    随着邮件打开,左上角醒目的【鼎利】标志首先跃入眼底。
    程星野略微惊讶了一瞬,往下滑动查看,这才发现这是公司总部给她发来的任用offer。
    怀里的小混蛋累坏了,头也懒得回,直接在他怀里仰着头问他是什么邮件呀。
    程星野低头看着她漂亮清澈的眼睛,告诉她是鼎利的offer,然后才好笑又无奈地叹了口气,
    “怎么会想到去总部工作?”
    他如今在鼎利旗下的分公司担任总裁,如果陆清越愿意的话,其实过来这边能让他更容易照顾到。
    所以程星野本来打算等这家伙毕业玩够了之后,再跟她聊职业打算。
    没想到陆清越动作这么快,一声不吭就面试进了总部。
    陆清越在他怀里蹭了蹭,调整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窝着,然后才小声解释说,gōΠb.ōγg
    “毕竟鼎利集团诶,总部福利好,开的工资又高,有钱不赚是傻瓜。”
    这话让程星野没忍住嗤笑了一声。
    如果是结婚前陆清越这么说也就算了,可是现在婚后家里的财政大权都掌握在了她手里,哪里还需要她去打工赚钱?
    更何况想去总部工作也不是不行。
    如今程利虽然退居二线,但是总部到底还是他说了算。
    她如果去之前提前告诉他,他跟程利打声招呼就能帮忙安排去更好的工作岗位,也不知道她那小脑瓜是怎么想的,居然把他瞒的那么深。
    程星野将人抱在怀里,勾着她的一缕发丝在指尖把玩着,漫不经心地问道,
    “用不用跟你公公说一声,让他帮你调个岗?”
    “不用!”陆清越立刻斩钉截铁地拒绝。
    她面试的这个岗位其实很好了,清闲,轻松,又是专业相关。
    虽然工资一开始不高,但是对她来说当成零花钱已经足够了。
    见她坚持,程星野便没再劝说什么。
    毕竟对于陆清越来说,打工只是体验生活,赚不赚钱的不重要,她喜欢就好。
    ....
    鼎利集团总部和分公司不在一处办公。
    自从陆清越开始上班后,程星野每天上班下班都要接送,得特意兜个十来分钟的路程将她送到总部去。
    两人虽然每天上班不在一块儿,但是黏糊的劲儿一点儿也没少。
    程星野怕她一个新人在公司受那些老人的欺负,每天上班都要嘘寒问暖,旁敲侧击地打听她一整天都在干什么。
    某位总裁自己本身就是大忙人,但是每天雷打不动,第一条信息总会出现在陆清越每天早会之后。
    一般这时候,陆清越一听到手机震动,就知道是谁的信息进来了。
    【hoshino】:宝宝,在干嘛?
    【陆点点】:在做报表。好忙哦,这个公司没我得散。
    习惯了自家小混蛋过于跳脱的性格,程星野无声笑了下,放下了心,这才把手机调成震动模式,起身去开会。
    两个小时后。散会回来的程总又拿起了手机。
    这会儿已经是快到午饭时间了,一般这个时候是上午最清闲的时候,除了手头有急活的,不然大部分员工都在等着下班去吃饭。
    程星野的第二条信息就在这个时候进来了。
    【hoshino】:宝宝,在干嘛?
    陆清越翘着二郎腿,舒舒服服地靠着工椅上,拿着手机敲字回复他。
    【陆点点】:在等一个八块腹肌的帅哥聊天。
    【hoshino】:???
    【陆点点】:现在等到了。[笔芯]
    程星野:“....”
    每天的画风都是如此,让他好笑又无奈,但也为平平淡淡的小生活提供了不少的乐趣。
    然而有些时候,饶是程星野和她斗智斗勇了这么多年,陆清越的心眼子还是防不胜防。
    在某个寻常的发薪日,程星野照例在开完早会后,给陆清越发了一条信息。
    【hoshino】:宝宝,在干嘛?
    这回,陆清越回复得很快。
    【陆点点】:想我就直接打给我。
    【陆点点】:卡号没变,还是工行那张。
    程星野先是愣了下,然后忽然想起来今天卡上刚到账的工资,顿时笑出声,一边笑中带泪,一边很是自觉地给她转了账。
    又过了几天。
    陆清越大概是觉得每天都要让他接送自己怪麻烦的,忽然心血来潮开始琢磨起了车子。
    其实她大学还没毕业就把驾照考到手了,只是有点儿路痴,平时出门逛个超市都能迷路,所以才一直没有购车的打算。
    程星野那天快下班了,给她发了信息去跟她确认忙完没,好安排时间去接她。
    【hoshino】:宝宝,在干嘛?
    过了几分钟,陆清越回复了。
    【陆点点】:在算命。算命的说我命里有劫。
    拿着车钥匙正要下楼去取车的程星野动作一顿,被她莫名其妙的发言给迷惑住了。
    【hoshino】:什么劫?
    【陆点点】:保时捷。
    程星野:“....”
    自从结了婚,真是每天上一当,当当不一样。
    收到暗示的小程总很会来事,过了一个月不到,就高调弄了辆粉色的帕拉梅拉,当做圣诞礼物送给了自家的蜂窝煤。
    蜂窝煤本人当即哇了一声,兴奋地搓搓手,当天就开着新车去上班了。
    程星野知道她是路痴不放心,坐在副驾上跟着去。
    一开始还算顺利,现在车上都有导航,倒也不太需要担心迷路的问题。
    可是——
    直到经过一个路口时,陆清越想打左转灯,却无意打开了雨刮器之后——
    坐在副驾上的某人默默地将安全带系得更紧了。
    一路坎坷到了公司楼下。
    陆清越开开心心地解开安全带,扭头祈求夸奖,
    “怎么样?怎么样?我开车还不错吧?”
    程星野握着安全带,和她凝视片刻,大概也没想到平时惯会搞黄色的人真实的车技居然这么糟糕。
    几秒后,他昧着良心夸耀道,“开得很好。”
    没等陆清越雀跃起来,他又淡淡然地继续说,
    “下次你出门走哪条路记得告诉我,我避着走。”
    陆清越:“???”
    陆清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