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道宽阔,无数街边的小贩在叫卖着,还有杂耍艺人在街头卖艺,周围围着的人都大声的叫好,
    街道上来往行人络绎不绝,顾丽丽把车帘掀开一角,抬头望去,处处都充满着古色古香的庭台楼阁。
    偶尔还有背着长剑的侠士,从街道两旁走过。
    马车不一会儿就停在了,四方城最大的银楼——珍宝阁的门口。
    门口负责招揽生意的小厮,见到马车上挂着城主府的标志,立刻走上前躬身,恭迎贵客。
    顾丽丽在春桃和另一个丫鬟的搀扶下,下了马车,走进珍宝阁的大门。
    侍卫们在银楼门口警戒,有专门负责接待的女使,把她们主仆几人引到专门的包间里,
    珍宝阁背后的东家是万华宫,是一个二流的修仙门派,在天玄大陆的各大城池,都有他们的店铺分布,
    掌柜的叫李艳,是个27-8岁的女修,修为炼气二层,并没有因为顾丽丽城主之女的身份而谄媚,只是过来寒暄了几句,就开始进入正题。
    此时便有一个个漂亮的妙龄侍女,端过来一个个首饰盒,展示给她看,以供她选择。
    珍宝阁不愧是四方城排名第一的银楼,里面的首饰珠宝都异常的璀璨夺目,做工精巧。
    顾丽丽也没客气,旦凡看上的,就让人留下来了,
    不一会儿,她面前的桌子上,就摆了一件件的各色首饰珠宝。
    她就是要给杨林和这些监视她的人,一种错觉,她贪婪,眼皮子还浅,所以很好拿捏的。
    这个时候,又有几个侍女捧着一些首饰盒过来,其中有一个很普通的红木首饰盒,里面是一朵珠花,
    顾丽丽有些好奇,就多看了两眼,侍女急忙出列,躬着身,把手上的首饰盒,又拿近了些。
    这朵珠花设计的很精致,淡粉色的珍珠配上浅蓝色的水滴形状的叶子,每一处都很精致,相得益彰。
    “妈妈,妈妈,好东西!”
    脑海里突然出现了那个软糯糯的声音,~是小玉珠,
    “妈妈,这是冰魄珠的气息,好东西。”
    “这个,嗯,这个都留下吧!”
    顾丽丽朱唇轻启,把那朵珠花和其他两样饰品都留下了。
    “是,大小姐,”
    侍女将盒子摆在顾丽丽面前的桌子上,又躬身退了下去。
    顾丽丽示意春桃,其他的首饰也都要了,结账就是春桃她们的事了。
    顾丽丽扶着一个小丫头的手,正准备出门回去呢,
    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随即一道清冷的女声响起,
    “我今天就是要看一看,那个冒牌货到底长得什么样子!”
    顾丽丽循声望去,来人是一个18.9岁的女子,穿着一袭大红色的衣裙,裙摆处绣着许多熊熊燃烧的火焰,
    透过那飘扬的裙摆,仿佛都感受到烈焰焚身的灼烧感,红的刺眼,火的逼人。
    女子头戴的红色帷帽,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成,哪怕隔着薄薄的一层,若有似无的轻纱,居然无法看清她的容颜。
    但是,顾丽丽却能感受到,那轻纱下面,直刺而来的两道摄人的眼神。
    “你们都出去,我跟你们大小姐有话说,”
    说出的话也是嚣张霸道,不容人反驳。
    平时嚣张的护卫统领,这时却是给春桃使了个眼神,两人带着一群人,立刻退到了门外,还顺手将门关了起来。
    红衣女子脱掉帷帽,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绝色脸蛋,跟她竟然有六七分相似。
    顾丽丽心里顿时有了猜测,这位估计就是真正的四方城大小姐杨倩颖,
    但她一时也弄不懂,这位大小姐的来意,于是,总能先闭口不言。
    眼见顾丽丽看到她既没有露出惊讶的神情,也没有出声询问她。
    杨倩颖就知道,自己老爹的打算,恐怕是要落空了,
    看样子,人家恐怕早就知道了。
    “喂,你没话要问我吗?”
    对上顾丽丽清澈明亮的眼眸,杨倩颖也一时有些心虚,毕竟是自己拿她挡了灾,说出来的话语就有一些气弱。
    “那杨大小姐,又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顾丽丽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啊,你都知道了?我爹还总说你傻,我看他才是真的傻呢!”
    顾丽丽都惊了,一副“我看你也是个二傻子吧?”的表情,
    “好了,好了,我说就是,拜托,别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
    “你是天生的风灵水玉之体,你知道吧?修真界最好的炉鼎之身,我父亲做主,将你送给苏芒做侍妾了,”
    “他凭什么?”
    顾丽丽有些愤怒,
    “落霞宗知道吧?我那个好姐姐可是丹峰长老的宠妾,现在掌管着丹峰的部分事务,权利大着呢!
    玄冥派的苏芒,你应该也有所耳闻吧?能做他的侍妾,本来对你来说也算是一场造化……”
    “这么好,你自己怎么不去?”
    杨倩颖还没说完,顾丽丽就打断了她的话。
    “我不是心有所属嘛!”
    大小姐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说话还扭扭捏捏起来。
    顾丽丽:失敬,大小姐原来还是个恋爱脑!
    “而且,我怀疑那个苏芒在修习的采补之术,而你的风灵水玉之体,就算不断的被采补,也能不断的从丹药里汲取灵力增长,是一个极好的修真炉鼎。”